新闻中心

【秦风唐韵】莲·廉

钱柜娱乐游戏西安热电厂
2023-05-25
武惜媛

    古往今来,莲花始终是圣洁、美好的化身,不乏文人骚客爱莲咏荷之名篇佳作。宋代诗人杨万里有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诗人杜衍有“晓开一朵烟波上,似画真妇出浴时”的咏莲佳句,而周敦颐作的《爱莲说》最为家喻户晓: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”现代作家朱自清在《荷塘月色》中又为我们描述了月下曲曲折折的荷塘醉人景象:“月光如流水一般,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。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……”那份幽静、安逸中透露出的缥缈朦胧,无不让一个不居水边、少见莲藕的我为之向往。

    回想当自己身临其境站在千亩荷塘前,亲眼目睹那一眼望不到边的荷叶田田,彼此相拥相依,洁白的、粉红的荷花亭亭玉立,微风轻拂脉脉流水,碧波荡漾、暗香清幽,真是不虚花中仙子的美誉,美不胜收。不免常思久念,莲,便成了我的心中挚爱。爱它的“出淤泥而不染”,欣赏它的君子品性,“宁可清贫自乐,不可浊富多忧”。懂得生存的智慧,体贴人世的冷暖,我想,莲便是花中的智者了。

    我爱莲,爱它“中通外直”,生性高洁。不论居庭院之喧嚣,还是处池塘之僻远,始终出淤泥而不染,根节清清白白,内心通达豁然,这是一种生活态度,更是一种处事气节。不羡牡丹之华丽富贵,不作梅花之高傲冷艳,绽放于盛夏骄阳而无惧无畏,静享一份“宠辱不惊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”的悠然自在。

    我爱莲,爱它“亭亭净植”,慎独自省。不论是碧波万顷的西子湖畔,还是孑然独立的山涧池塘,始终亭亭玉立、风骨傲然,任凭疾风骤雨来袭,会顺势而为,却从不活得邋遢、行得龌龊,总是一副“行至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的恬淡坦然。

    我爱莲,因其“香远益清”,初心不改。其叶可观可饮,花可赏,莲子可药,根茎可食。不论是出水芙蓉雅俗共赏,还是莲藕热炒凉拌,莲子养心补脾,始终坚守奉献精神,注重实用效果,不谄媚王权富贵,不轻贱下里巴人,俨然一副君子坦荡荡的卓尔不凡。

    如今,作为新时代的纪检人员,对莲更凭添了一份喜爱之情。莲生水中,根茎横向,节间丰满,那水下庞大发达的根系与中通外直的枝干,恰似“廉”根深种,不惧泥污,不忘初心。莲“廉”音同,意亦相通,以莲喻“廉”,常言心如莲,则廉洁;身如莲,则刚正。

    我,立誓争做一颗清廉灵魂的“莲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