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项工作

与家人“失约”

钱柜娱乐游戏西安热电厂
2022-09-20
王欣

    晚上我回到宿舍,简单吃完泡面、洗完澡,躺在床上已经10点多了。这时熟悉的微信视频响起:“爸爸,你最近好吗?累不累?吃饭了没?我已经快近1个月没见过你了,你说带我去秦岭野生动物园,最近怎么总也不见你回来……”

    三岁的儿子,在视频的那头一直问我究竟何时回家,带他去动物园,“好儿子,爸爸这两天工作比较忙,等忙完这一阵子就回来,你在家听妈妈的话,不要调皮……”解释了近半小时,随后一阵酸楚涌上心头。

    简单算来,我已离开家1个多月了。时间如流水,自彬长公司 A检工作开始前,作为西热承运承检部的一员,我们也扎根在了一线检修工作中。近一个月,早出晚归,也不知多久没陪伴过娘俩了,每次打电话、发微信问得都是一个话题,你几时回家。我的回答总是,快了,快了,一快就是一个多月。其实我也不知究竟何时能回家与妻儿团聚,身边和我一样有着无数舍小家顾大家、奋战在彬长公司1号机A修现场的兄弟姐妹,同样有许多长时间没回家,没时间照顾妻儿老小。

    情景一:安政的心事

    “哎呦,平常乐呵呵的帅小伙,怎么今天低头耷脑的,有心事?看到焊工安政郁闷的样子。”我好像猜到了他的心事。

    “兄弟,没什么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  “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,有事你吱声。”

    “唉,也没啥事,就是孩子这几天发烧了,我心中一直不安。”

    “那你就回去看看娃呗”

    “可最近班里人员少、任务重,眼下又是A修关键期,少我一个就少一份力量。算了,等忙完这一阵子再说吧!”

    “那娃怎么办?”

     “只好交给他妈妈、姥姥轮流照顾了……”安政的眼眸里写满了担忧,调整了一下情绪便又转身前往工作地点。

    情景二:年建乐的解释

    “我说小年兄弟,你也不知道什么叫累,整日里跑来跑去,就连晚上回宿舍都见不到你的影子,想找个人闲聊几句都没有。”同班的年建乐每天早出晚归,忙得不可开交时,作为舍友的我一天也见不上几面。

    “兄弟,此言差矣,我又不是铁人,怎能不知累呢?觉总也睡不够,老想跟在家一样睡到自然醒。”这时年建乐的微信视频响起。

    “老公,你几时能够回来?我已经跟朋友约好了,再失约可就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  “媳妇,最近A修工作太忙,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啥时候回,要不你再跟他商量一下,改天行吗?”

    “兄弟,怎么回事嘛?”

    “也没啥,就是我俩跟朋友约好一同去西安车展看车,已经答应了好几回,这不遇到检修一拖再拖的。”

    “那就解释一下,好好哄哄嘛。”

    “一天忙得不可开交,哪还有时间解释,算了,回去再说吧……”

    年建乐与妻子的这份约定只能再往后延期了。

    情景三:张家伦的急事

    “杨主管,你们起重班张家伦又是干2号炉日常巡检消缺,又是空气炮、电除尘脚手架搭设,又是燃料电机、皮带吊装。到底是干哪摊。”在检修现场,点检何赵林看到张家论忙前忙后,不解地问着锅炉主管杨安会。

    “好兄弟,现在是检修关键期,可以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总是这项干完立马投入下一项,没办法,活多,既要消缺又要参加大修忙得不可开交,大家都想早干完、早休息。特别是张家论,10月就要结婚了,他想多干一点,一早干完,好回家当新郎官。”

    “这是娃的人生大事,有事就让娃回,准备准备,活是干不完的。”

    “我也对小张这样说,结婚是大事,可他对我说,最近班里都很忙,有时忙的顾不上吃饭,如果他现在回了,就会更加紧张了,他只要在临结婚的前三天到女方家去就行了,东西准备得也差不多了。”

    ……

    这是西热检修将士工作的生活片段,更是无数电力人舍小家顾大家的真实写照,为了早日完成1号机A修工作,他们勇挑重担、敢为人先,加班加点,无私奉献,少了一份对亲人的关怀,多了一份对企业的担当,这其实就是对电力工作的执着,是一份难以割舍的情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