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项工作

雾满黄梅人满山

钱柜娱乐游戏宝鸡热电厂
2022-11-16
孙剑波

    雾满黄梅人满山

    初冬时节,宝鸡市陈仓区北部的黄梅山上起雾了,大雾弥漫了千嶂万岩,披上纱衣的群山有了蓬莱仙阁的缥缈气质,有了“雾满龙岗千嶂暗”的诗意。

    而宝鸡热电厂的光伏建设者到这里来,不是探幽赏景的。30多个光伏子阵分布在十多个山头,跨越每一道山沟都要在崎岖的山道上百步九折,大雾给群山披上了一袭飘飘的纱衣,美是美极了,但苦了山上的施工人员,

    11月9日这天,支援光伏建设的业主带班人之一郭韩孝,今天要上12号子阵的那个最陡的山头,这一处道路还没有修到山顶,要爬15分钟的山坡。漉漉的雾水打湿了草甸,踩上去一步三滑,他只能双手握紧安全绳缓缓往山上攀援。

    山上的工作虽然很单调,但是非常费力费心。今天起雾后,场地湿滑,能见度低,相隔十多米人就不见了踪影。这一处光伏板都架设在45摄氏度的山坡上。施工人员要抬着32.3公斤的光伏板行走在山坡上,再把光伏板装配到支架上,危险系数陡然增加。业主带班人必须时刻紧盯施工人员的一举一动。

    身穿橙色马甲的施工方来自本地。他们正在安装光伏板,每组光伏板由26块单板组成。要把一块板子固定在支架上并不容易,由于支架浇注本身有误差,光伏板两侧的螺丝孔在实际操作中很难对上,提前要用尺子测量误差;安装的时候需要5、6个人用尽全力去抬、去扛、去纠偏。

    在坡度很大的地方,有的工人得在最下方扎好弓箭步,用身体顶住光伏板,避免滑落,两个人在侧面对螺丝孔,两个钻到光伏板下面,腰身向后弯曲,仰面用电动扳手拧螺丝。

    在援建人员胡小进负责的6号子阵,穿着荧光色马甲来自商洛山区的施工人员正抬着40公斤的电动钻孔机打孔。“遇上石头了,钻头都冒烟了。”一名施工者大声喊叫工头,工头从几米远的雾里探出头来回复:“遇上铁也得往下打,歇一会继续!”

    10号、11号子阵的山坡上,破碎锤与石头撞击,火星四射。距离山顶就剩下20多米了,但非常不幸,遇上了石头,不仅严重磨损破碎锤,还非常耗时费力。一脸倦容的男子从挖掘机上跳了下来,对着路面垂头丧气,这次遇到的不是那种一敲就碎的风化石,而是那种非常坚硬的山石。这一段路大概又得延长三天工期了。

    甲方的业主带班人要时刻高度警惕,总包方、施工方业主带班人有没有到位,安全绳有没有系,安全帽带子有没有系牢,荧光马甲有没有穿……很多时候,四川土语给双方的交流造成很大麻烦。该厂人员提出要求,对方一口地道的方言听不懂,急得人只能打手势。

    “为了赶工期,现在午休取消了;中午所有人员集中到山上的项目部吃饭。午餐由远在山下的项目驻地做好后,用保温箱送到山上;吃饭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,吃完后立即动工。”陈仓项目部经理张亚斌说。

    由于山里采购不便,蔬菜种类非常有限,午餐也很简单。盒饭送上山后,打开一看,一个醋溜土豆丝垫底,一个家常豆腐七八片,一个芹菜炒肉丝很难寻觅到肉丝。对胡小进、郭韩孝这样的大体格来说,每样菜就是一大口。初冬昼短夜长,十来个临时抽调支援现场的人员每天7:20从市里出发,黎明前的城市还是一片灯火惺忪的模样,到了晚上回来时,又是华灯初上。

    山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收工下山的人们才有了一点赏景的闲情,这儿拍拍山景,那儿摆个造型。午后天色稍稍转晴,雾散了一部分,站在12号子阵俯瞰群山,雾里探出一个个黛青色波浪起伏的影子。雾中的黄梅山让一群人搞得动静很大。山有了人气,毕竟是生气勃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