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项工作

空压机房的“外科手术”

钱柜娱乐游戏宝鸡热电厂
2023-05-12
吴佳峰

    5月10日,“砰”的一声,随着宝鸡热电厂2号热机空压机机头稳稳落在铺好的皮垫子上,徐晨长舒一口气,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,一场耗时两个半小时的检修“手术”落下帷幕。

    原来,2号热机空压机持续“高烧”不退,这可急坏了环保检修班。班组想尽一切“治疗”方法,先是更换了油滤,油细分离器,最后连油都抽干重换,可空压机迟迟没有好转迹象。

    李筱菲立即开票,由徐晨“主刀”,吴佳峰当“副手”,共同“操刀”完成对2号热机空压机的拆卸“手术”。

    面对空压机这个庞大的压力设备,准备工作一点都马虎不得。“手术”开始前,扳手,布子,吊带,油壶被一一码好摆放在皮垫子上。

    为了让设备彻底“放松”,还要先实施“麻醉”,吴佳峰打开底部卸气阀,气流“嗖”的一声喷射而出,设备气压蹭蹭往下掉,数值降到了零点。

    手术正式开始。空压机机头作为核心枢纽,宛如空压机“心脏”,将机油输送到各个部位,以维持设备运转。这里一旦出了问题,实施“手术”拆除的难度相当大。

    徐晨拿起活动扳手,熟练地卸掉了机头顶部的空滤和空滤管,然后轻轻摆放好。另一边,吴佳峰低头卸掉了固定机头的四个地脚螺丝。

    很快,手术到了最难的地方,机头侧面管线纵横交错,粗细长短不一,细的还不及小拇指粗,粗的却有碗口般大。而且管线位置逼仄,仅容得下胳膊伸入的空间,“主治医师”徐晨只能将自己挤在设备夹缝中,然后腾出双手切断细密的设备“血管”。

    整个过程中,徐晨必须全神贯注,集中精力在每一条管线上,既不能拆错管路,还要小心翼翼地防止软管折损。但身处机房中,伴随着机器轰鸣声,很容易让人分心走神,“手术师”的体能和耐力也在一点点被消耗掉。

    随着时间推移,细密的汗珠爬满了徐晨的额头,米色的工服也沾满了灰尘,可徐晨顾不得擦拭,他一边用肘支撑住身体,一边有条不紊地拆卸着管路。

    当吴佳峰接过最后一根管线时,徐晨咬牙挺起身来,顺势扭了扭酸痛的后背,机头拆卸手术终于圆满结束。

    可来不及高兴,徐晨看着流出的油已经由原本的金黄变为黑褐色,他怀疑油箱内部结垢导致机油变质,油箱也要拆除进行清洗。在两人密切配合下,圆柱形油箱被顺利拆除,吊起放到机房角落。随后,空压机主机也一并被吊放到铺好的垫子上。

    在联系好厂家进行返厂清洗后,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,困扰设备许久的“顽疾”也被根除。

    虽然此次“手术”顺利结束,但“设备医生”的脚步从不停歇,在自主检修,高质量检修的路上,他们的身影熠熠生辉。